文|邢妍妍


最近,一则#长沙理工图书馆扔学生考研资料#的消息登上热搜。11月4日,有网友爆料称长沙理工大学金盆岭校区考研学生放在图书馆窗台上的学习资料,被工作人员全部扔到一楼大厅,现场一片狼藉,学生只能蹲在地上捡书。据学校学生称,此前学校曾通知不允许将书籍放在桌上占座,所以学生改为放在窗台。


对此图书馆老师回应称,很多同学投诉书籍占位置现象严重,所以才要求物业管理人员在闭馆的时候把占座的书本清理掉,行为确实不妥,有些简单粗暴,现已被制止。学校随后也作出回复:“对工作的失当行为表示歉意,下一步将规范工作管理,努力提高服务水平。


占座行为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折射的是考研学生的焦虑,所以才想找个“一劳永逸”的方法,保证自己永远有学习的专属座位,而非把本就紧张的时间分摊到焦灼地抢座这件事,也不用每天抱着十几本厚书跑来跑去。从这个角度讲,这些考研学生的占座行为无可厚非,也值得理解。


但理解的前提是占座了就要合理利用,如若长期霸座人却不常出现,或把考研当作挡箭牌强行要求别人的理解,就是占用公共资源损害他人利益了,这种行为就不应提倡。



从评论区也可以看出,很多学生已经苦占座行为久矣。比如起大早去图书馆,但发现不了几个可用座位,或是桌椅上被堆满了书,却不见人来学习等等。


学校在处理公共资源的问题上确实要平衡绝大多数人的利益,清理占座书籍也是此情况下的无奈之举。但需要意识到,图书馆座位与学生需求间的不平衡,其本质还是学校资源太过紧张,能提供给学生安静学习的地方不充足。


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缓解此矛盾,只靠粗暴的扔资料是解决不了实质问题的。更何况,学生的笔记对他们个人而言都是极其珍贵的资料,随意丢弃无疑是对学生的不尊重和不理解。


学校是教书育人之地,教书在课堂,育人却可以在日常生活的每个细节中。学校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在影响着学生,因此理应具备足够的高标准。

相信高校在此事件后也有了自己的思考,其在事件回复中给出的后续处理方式也具备了足够的诚意。比如设立清理书籍存放地,购置存书柜供读者使用,引导学生去其他自习室学习等。


解决问题,关键在疏,不在堵。此外是否还可以考虑规划开放其它教室专供考研学生备考,从根本缓解座位紧张,或是采用更科技更智能的方式宏观调控座位,以解决找座难的问题?


新华社发(曹正平 摄)

当然,在以上客观问题得到妥善处理之前,学生自己还是应该平和心态,互相理解和包容。


尤其对考研学生来说,长期占座不可取,那就应找到一套最适宜自身的复习方案,这不仅仅是关于考试内容的科学备考,也包括诸如选择哪个时间段去图书馆、哪天提早起床去排座位等一系列客观因素的合理调配。
更多内容
关注“光明时评微信视频号
↓↓↓
关注“光明日报微信视频号
↓↓↓
批改作业,能不能放过家长?
收费站拒收5角纸币,这么任性?
“自愿”买平板,就能上实验班?
承包千亩地收割时遭村民哄抢,管不了?
养鸡大叔,和康桥有啥关系?


文字:邢妍妍

图片:新华网、新京报、网络

朗诵:王茜

责编:王子墨

编辑:邢妍妍张永群



本文永久链接:http://www.wwwxj666.com/y/list/1820463.html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